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呼吁与表达

华盛顿

克林顿总统

 

尊敬的总统先生:

在您即将访华之际,我们作为六四死难者的亲属、作为中国普通的知识分子,对阁下此次访华行程深表关切。为此,请允许我们作如下陈述:

一,我们对总统先生作出此次访华决定表示理解,但我们对阁下在一个不恰当的时间、不恰当的地点接受访华安排深表遗憾。众所周知,自发生89年的血腥屠杀事件以来,6月的天安门已经和无辜死难者的鲜血联在了一起,接受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举行仪式,将极大地伤害追求自由的中国人民的感情,尤其是六四死难亲属的感情。在这件事情上,总统先生应该意识到,中国领导人是把礼仪当作原则对待的,甚至把礼仪看得比原则更重要。因此,我们期望得到总统先生对此事的明确表示。

二,我们不反对总统先生在对华关系上采取接触、对话的政策,但我们对阁下在人权、宗教及西藏等问题上对中国政府所持的姑息态度深表忧虑,我们尤其不能同意阁下对中国政府在改善人权方面所作的缺乏事实根据的褒扬。我们愿意提请总统先生注意:自去年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访美以来,中国政府并没有兑现它在人权问题上作出的承诺,而是继续压制言论、宗教自由,不断骚扰、拘捕由于言论、宗教原因而获罪当局的人士,并公然违反国际人权准则,剥夺这些人士的人身自由,对他们中的很多人实行强制性劳动教养。我们还愿意提请总统先生注意:一年多来,中国政府不断拘押、扣留和非法审讯从海外回国的中国公民,乃至粗暴地把他们递解出境。凡此种种,都与现代人类文明准则相去甚远。此外,我们还愿意提请总统先生注意:中国政府在回应国际社会要求释放政治犯的问题上也缺乏起码的诚意,因此至今仍有数以千计的政治犯忍受着牢狱之苦。在此,我们感谢总统先生曾经作出的努力,但我们希望阁下采取果断措施,结束中美之间以释放个别著名政治犯为筹码的人权外交,代之以要求中国方面无条件释放全部政治犯。

三,我们注意到总统先生在去年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访美期间就六四事件所公开表明的符合人类正义和道义的立场,我们期望总统阁下此次访华期间再次重申这一立场。我们还要提请总统先生注意:对于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重新评价六四事件是人心所向,而且刻不容缓。只要六四事件一天得不到公正评价,那么无论对于包括美国人民在内的世界人民来说,还是对于包括美国政府在内的各国政府来说,都不可能走出天安门事件的阴影,更谈不上进入所谓后天安门时代。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愿意看到总统先生站在历史的正确方面而不是相反。

四,最后,我们希望总统先生在访华期间,能够有机会接触中国的民间人士;如果总统先生能够来我们家里作客,我们将竭诚欢迎。

谨向您和您的夫人致以诚挚的问候和良好的祝愿!

丁子霖 蒋培坤 1998.6.12于北京.

 

此信同时送交美国国务院及美国国会参众两院。

 

小林

这份致克林顿的信务请您向媒体全文转发

 

另外,在贵社发稿后请代为电传:

美国白宫及国会两院;

美国《纽约时报》及《华盛顿邮报》;

美国《世界日报》(F.718-746-9434 ms.wai yin jseng

伦敦《泰吾士报》;

香港《南华早报》;

澳洲《悉尼晨报》;

BBC》、《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拜托了,谢谢!

丁子霖 1998.6.12.

 

 

 

 

 

 

 

 

 

 

 

 

致克林顿总统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