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呼吁与表达

国家安全部许永跃部长:

98111日我们将有关北京市国家安全局冻结人道救助款的抗议信已递交给国家安全部。时至今日,尚未得到任何答复。所以,我们再次来到这里,要求解冻救助款,并说明有关情况:

一,近56年来,丁子霖教授代表六四难属接受了来自世界各地人士的人道救助款,并将此款分送给六四死难家属何伤残者。救助工作有序,帐目清楚,良好的信誉得到捐款人的信任何支持。

二,在开始得到救助款的时候,丁子霖女士已代表六四难属发表了声明,即:所有捐款都不附带任何条件,否则不予接受。

三,人道捐助款虽然杯水车薪,但它代表了人类爱心、人性和良知,给难属和伤残者一份爱心和安慰。留德学生的这笔捐款同样是人道主义的救助,爱心的奉献。

四,六四惨案已经近十年,政府对死难者家属及伤残者不但不闻不问,反而对从事人道救助的公民进行一系列侵犯人权的行为,如:监听、监视以至非法关押。我们对此不公正、不道德的行经表示极大地愤慨。

五,六四惨案中的受难亲属目前面临失业、下岗的困境,在极大的精神痛苦中和贫病交加中艰难度日,吁请有关部门关注我们的命运。

六,北京市国家安全局无理冻结这笔人道救助款,令人难以理解和接受。我们强烈要求立即解冻,并请许部长给予关注及尽快解决这一问题。

七,人道救助是全人类爱心的表现,政府应该还人道救助以合法地位,并受到法律保护,绝对不能容忍这类公然践踏人权事件的发生!

六四受难家属及伤残者

19981119

先玲附信:

子霖你好,问蒋老师好

1日将信送去安全部已20日,杳无音讯。所以今天我和李大姐、周淑庄、黄金平、尤维洁、苏冰娴、沈晖、庞梅清一起又去安全部询问,并送上第二封信件。940分到10点,有位耿先生出来接待,只是叫我们留下姓名、电话,别的要求他一概推委。后来我们坚决要求见能负责任的官员,他立即回去了。大概50分钟后,来了一位刘女士,可能是位处长,开始说他们这里不是信访部门,叫我们到信访部门去。我们坚持要她将信转给上级负责人。我们说你们的部长也有妻子、儿女,你的年纪也是为人妻、为人母的人,应该理解我们的心情。将问题尽快解决,难道一定要我们拦部长的汽车吗?在我们的坚持下,她终于答应将信交给上级,并建议(她的原话)尽快答复(态度一直比较好),一直到1140分我们才离开。

你一定很惦记这边的消息,所以赶紧告诉你,现将第二封信传给你们。

祝好!

先玲 98.11.20.

 

 

 

 

 

 

 

 

 

 

 

 

 

 

 

 

 

 

 

 

 

 

就人道捐款被冻结致函国家安全部许永跃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