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呼吁与表达

丁子霖: 紧急呼吁 强烈抗议(108日北京市国家安全局非法冻结六四受难者人道救助捐款的严重事件

108日北京市国家安全局非法冻结六四受难者人道救助捐款的严重事件,特向中国政府提出强烈抗议,并紧急呼吁

联合国人权专署高级专员玛丽罗宾逊夫人;

各国政府首脑及议会议长;

伦敦国际特赦组织,纽约人权观察(亚洲)、纽约中国人权及其他国际人权组织;

美、加、英、法、德、日、澳、港、台等国家和地区参与六四受难者救助事宜的所有中国留学生、学者、华人同胞以及外国朋友对此一事件予以严重关注:

今夏,德国某校留学生托人把89年六四大屠杀后专为六四受难者募集的人道救助捐款11620圆马克(MK)支票带到国内,委托我至中国银行办理托收手续,待支票兑现后把现金转交给六四受难亲属。911日,我到中国银行江苏省无锡市分行锡山支行办理了托收手续。1026日,当我至无锡市分行锡山支行兑取该笔汇款时,却被告知:该笔汇款已由北京市国家安全局通知冻结。无锡市分行向我出示了北京市国家安全局停止支付储蓄存款通知书[1998]京国安停付字084号。该通知书称:

兹因侦查工作需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四条、第一百一十七条之规定,下列汇款请停止支付个月

(自1998108日起至199947日止),逾期或者撤消冻结后,方可支付。

存款户名:丁子霖

(详见附件)

这些年来,所有参与六四受难者人道救助事宜的海内外朋友及受援者都知道,丁子霖这个名字已是六四受难者群体的一个代号,以丁子霖名义接受的六四人道捐款均不属于丁个人,丁只是受捐款人委托向受难亲属转交该项捐款。此次被北京市国家安全局冻结的款项,同样不属于丁个人,而属于整个六四受难者群体。六四受难亲属作为中国公民,有权接受海内外各界的人道捐助;冻结此项捐款,是对公民合法权利的严重侵犯。

早在1994年初,我在一份以我个人名义向海内外朋友呼吁救助六四受难者的公开信中,即已作出如下声明:

对六四受难者的救助,不管来自任何方面,都只是属于纯粹人道性质,与政治无关,也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目前在中国大陆,不允许成立任何有形的人道救援组织,只能通过个人联系救援事宜,暂时可由丁子霖女士全权负责,力求减少中间环节,以保证所得救援款项全部用于受难者及其家属。

(详见附件)

然而,多年来,中国政府及其所属国家安全部门完全无视国际人权准则,一再干扰、破坏此项纯粹人道性质的救助活动。他们扣押、没收捐款支票,指使银行拒绝受理汇款、没收受援者收款单据,威胁恐吓受援难属,扣留、审讯返国的海外捐款人,甚至造谣诽谤破坏我个人的名誉。此次竟公然明令银行冻结人道救助捐款。

凡此种种,均属政府行为,政府当局难辞其咎。尤其是此次冻结人道捐款的恶性事件竟然发生在政府刚刚签署联合国两个国际人权公约之后,足见中国政府就改善人权状况所作承诺的极端虚伪。

89年的六四屠杀事件,留下了数以千百计失去儿女的孤寡老人、失去丈夫的妻子、失去父母的遗孤,失去谋生能力的伤残者。9年多来,他们非但得不到政府方面的抚恤,反而遭受政府的种种非人道、不公正对待。不少难属孤寡老人难以支付高额的医疗费用,不少受难家庭无法负担遗孤的教育费用,不少伤残者和受难亲属正面临失业、下岗困境。如果政府还讲一点人道的话,怎能忍心冻结、扣押给予这些无辜受难者的人道捐助!政府在9年前杀害了他(她)们的亲人,难道在9年后的今天,还要把他(她)们逼向绝路!

为了对所有捐款人和受援难属负责,我以一个六四死难者母亲的身份,以一个自愿从事六四受难者人道救助活动的中国公民身份,强烈要求政府当局立即停止一切侵犯难属合法权益的行动,如数归还被冻结的六四人道救助款项,并保证今后此类事件不再发生。

我呼吁世界上一切有正义感、有同情心的人们,严重关注中国政府这种蔑视人权、不讲人性和人道的恶劣做法。

我呼吁联合国人权机构、各国政府和议会、各国际人权组织,为维护神圣的国际人权准则,采取切实步骤,力促此次事件的顺利解决。

 

 

丁子霖 19981027日于中国江苏无锡

 

 

 

 

 

 

 

 

 

 

 

 

 

 

 

 

 

 

 

 

 

 

丁子霖就关于北京国家安全局非法冻结人道救助捐款的紧急呼吁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