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呼吁与表达

六四对话团致国家领导人(2002年)

 

 

江泽民主席

朱镕基总理

田纪云副委员长

李瑞环政协主席:

今年是六四惨案十三周年。我们作为这场惨案的死难亲属和致伤、致残的幸存者,在过去的几年里曾多次以六四受难者对话团名义致函诸位,要求就六四惨案及六四受难者问题进行直接的、有诚意的对话。我们一直期待着诸位的善意回应,然而至今没有得到任何答复。对此,我们深感失望和遗憾。

十三年前发生在北京的那场天安门运动,是学生和市民以和平方式要求民主、反对腐败的示威、请愿运动,绝不是政府所说的动乱和暴乱。政府当局动用数十万全副武装的野战军来对付手无寸铁的示威、请愿者,用一场血腥的屠杀来确保所谓国家的稳定和改革开放的顺利进行,绝不能认为是中国走向文明、进步所必需付出的代价,而只能被认为是一种反人类的暴行。

在过去的年月里,我们作为六四受难者群体曾一再呼吁国家和政府领导人改变态度,果断地放弃当年邓小平、李鹏等人强加于89民运和六四事件的错误定性,面对历史的罪恶,勇敢地承担起后果与责任。然而,政府当局始终对我们的呼吁置若罔闻。

为等待政府方面的诚意回应,我们保持了极大的克制,始终坚持以和平、理性的方式争取六四问题的公正解决;始终坚持在政府对六四事件作出妥善处理之前,通过自己的努力,互助互慰,医治创伤,并以非政治性的民间方式,争取海内外人道援助,在可能范围内使惨案的受难者老有所养,幼有所教,伤残病弱者有所抚恤。

但是,十多年过去了,政府方面在解决六四事件的问题上,非但没有表现出应有的诚意,反而持续地对我们受难群体施以种种非人道的对待。时至今日,政府当局仍然没有停止对我们采取监视、盘问甚至任意羁押等等侵犯人权的做法;我们作为死难亲属的正当悼念活动仍然受到有关部门的查禁和限制;我们的人道救助活动继续受到来自政府方面的追查和阻挠,那笔自98年以来已连续被冻结了5次的海外人道捐款至今仍没有发还。这一切说明,六四惨案虽然已成为历史,但由此而带来的灾难并没有在今天的现实中终结,历史的伤口也就难以弥合。

我们作为那场惨案的受害者,深知我们这个灾难深重的民族,血已经流得太多,仇恨已积蓄得太久,应该以最大的宽容来结束这不幸的历史。今天,一位负责任的国家和政府领导人,应致力于唤醒人们的良知,建立起社会的道义与公正,以此来化解人与人之间的猜疑和仇恨,来改变至今仍遗留在人们头脑里的对生命及人的价值的漠视,使我们的民族变得更理智、更富有人性,从而有效地制止灾难的继续和再次发生。而作为刻不容缓的首要一步,应该立即对六四事件作出重新评价,并使与此相关的历史遗留问题得到公正合理的解决。

为此,我们愿意再次以六四受难者对话团的名义,吁请国家主席江泽民先生、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先生、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田纪云先生、政协主席李瑞环先生,就下列各项事宜进行真诚、平等的对话:

(一)由社会各界有代表性的人士组成专门的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对整个六四事件进行独立、公正的调查,并向全国人民公布调查结果,包括公布此次事件中的死者名单和人数;

(二)责成政府有关部门按法定程序就每一位死者对其亲属作出个案交代;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并通过专项的六四事件受难者赔偿法案,依法给予六四受难者及受难亲属相应的赔偿;

(三)责成有关检察机关对六四惨案立案侦查,按法定程序追究事件责任者的法律责任。

值此六四惨案十三周年纪念日即将来临之际,我们期待着诸位的诚意回应。我们愿意就上述各项事宜与政府方面进行切实的、有成效的协商。我们希望政府方面就此项对话作出具体安排。同时,我们呼吁社会各界关注六四受难群体的命运,并促成此项对话的早日实现。

六四受难者对话团成员(20人):

丁子霖 张先玲 周淑庄 李雪文 徐 珏 尤维洁 杜东旭

赵廷杰 郭丽英 尹 敏 张艳秋 黄金平 邝涤清 杨大榕

张树森 冯友祥 吴定富 孙承康 方 政 齐志勇

联系人:丁子霖(地址:100872北京市中国人民大学静园一楼四十三号;

电话:62512951

2002.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