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呼吁与表达

天安门母亲的话(2001年)

 

我们是十二年前那场大屠杀的受害者。

我们是一群因共同命运而聚集起来的89天安门民主运动死难者的母亲。

在以往的十二个年头里,我们曾经在地狱般的黑暗中呻吟,曾经在几近枯竭的泪海中挣扎;我们也曾经被恐惧与绝望所压倒,曾经被流言与冷漠所吞噬。但是,我们终于站立起来了在我们儿女倒下的地方。

今天,我们身上依然布满着累累伤痕,我们的步履依然是那样的艰难;而且,在我们这个群体中,已有好几位勇敢的母亲离开了人世,倒在了寻求正义的路途上。然而,我们已不再是愚昧、麻木的一群,也不再是怨天尤人的哭泣者。我们既然已经站起,就绝不再躺下。我们蒙受深重的苦难,但这苦难沉积在我们心底的已不再是牙眼相报的偏狭与仇恨,而是对道义与责任的一种承担。

在以往的十二个年头里,我们时刻心存戒惧,惟恐因一时之懈怠而淡忘了亲人的鲜血和杀戮者的凶残;我们更时刻心怀敬畏,惟恐稍不经意忽略了那些曾经向我们伸出援手的人们,哪怕是他们的一声朴实无华的问候、一份最普通不过的同情与关切。因为我们明白,我们从这个世界、从这些人们那里所得到的一切,皆源于人类的道义、良知和爱;而如果没有这种道义和良知的支持,没有这种爱所给予的温暖和力量,就不会有今天我们这个群体的存在,而且最终也不会有正义的伸张。

值此又一个六四周年来到之际,让我们再一次向那些曾经给予我们同情和帮助的朋友们表示衷心的感谢!让我们永远记住他们吧!记住他们,是同记住那些曾经加害于我们的人同样重要的。

今天,令所有同情和关心我们的朋友们稍稍感到宽慰的是:由于海内外同胞的共同努力,也由于世界上一切爱好自由、主持正义的人们的同情和支持,那来自政府方面的执意掩盖六四真相的企图已归于失败,那些对当年那场大屠杀负有刑责的人也已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而他们的名字将作为一个时代的耻辱永远被记录在历史的档案之中。

这么多年来,我们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一个最主要的诉求,就是见证屠杀,寻求正义。为此,我们之中的几乎每一个人都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作为这种努力的一部分,我们可以列举1994年由香港《九十年代》杂志社出版的《丁子霖六四受难者名册》,还可以列举1999年由纽约中国人权组织出版的《见证屠杀,寻求正义》一书。在这两本书里,我们先后公布了当时所能收集到的155位死难者和60多位伤残者的名单(目前这两项数字均已有所增加),同时公布了由众多受难者及受难亲属提供的一大批证词和影像资料。在这里,我们要感谢以张良先生为代表的一批中国的良知之士以及包括黎安友先生在内的多位美国朋友,由于他们卓越的工作,英文版《天安门文件》和中文版《中国六四真相》终于在近期得以问世。这两本书所收录的大量有关六四大屠杀的文件资料,所披露的当年酿成那场血腥屠杀的高层决策过程,将使人们对六四事件的了解更接近于历史的真实。在这里,我们还应该提到近年来很多当年运动的参加者、目击者以匿名方式提供的证据,包括最近署名雨源的一位当年的普通大学生对当时六部口那辆疯狂的坦克碾死碾伤十多名学生的详细描述。在中共政权至今仍不肯正视历史罪恶的情况下,我们呼吁所有六四大屠杀的亲历者,都能加入到对历史的见证中来,以形成浩浩荡荡的民间见证洪流。

我们相信,随着这民间见证洪流的不断推进,随着来自各个方面的大量证言、证物及文件资料的公诸于众,将无可辩驳地置惨案的制造者于历史的被告地位,并将为不久的将来重新审议六四事件、公正解决六四遗留问题提供客观的事实依据。我们还相信,上述积极的事态也必将在推进中国社会、经济、政治的自由化、民主化进程方面起到不可低估的作用。

在此,我们愿以一群在六四事件中失去儿女的母亲的名义,向一切中共党内和政府内的有识之士尤其是今天掌控着国家权力的高层决策人士呼吁:我们支持经济上任何一项有可能带来民族振兴、人民福祉的改革措施,包括建立在公平和公正原则上的市场化改革和产权改革。但是,我们反对政治上的停滞和倒退;反对以维护稳定为借口拒绝对89天安门运动和六四事件作出重新审议这项审议因事件的真相不断被披露而已变得刻不容缓;我们尤其反对在六四过去十二个年头的今天继续实行对民间异议活动的政治高压和残酷镇压,包括对法轮功等民间信仰、民间宗教的镇压;我们反对在言论、出版、信仰乃至新闻、网络等领域继续推行限制、剥夺公民自由权利的政策,特别反对继续以言论、思想治罪的荒谬做法;我们还反对以维护国家主权、维护民族尊严为借口,抗拒、抵制国际社会基于人类道义及世界普适原则对中国恶劣人权记录的批评。我们认为,现在已经到了对上述种种违背世界潮流、违背人类文明准则的国内政策作出根本性改变的时候了。如果执政当局继续在上述问题上倒行逆施,如果为了一党、一己之私不惜放弃掉作出这种政策改变的有利时机,那就必将使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陷入更为深重的灾难,而历史将证明这是对人民的新的犯罪。

在此,我们还要向所有关心国是、真诚地以民族前途为念的海内外同胞呼吁:我们的民族在已经过去的一个世纪里,曾遭受过西方列强的掠夺和欺凌,这是谁也不应该忘记的。但是,当我们今天有可能以新的姿态走向世界、走向未来,跨入一个新的世纪、融入一种新的文明的时候,这段受屈辱的历史不应成为阻碍我们前进脚步的负累。我们中国人应该成熟起来,应该以清明的理性、博大的胸怀来对待今天世界上发生的一切,绝不要听任那些居心叵测者为维护其专制权力所进行的民族主义煽动和挑唆。国家的主权、民族的尊严需要我们去维护,但这必须以保障每一个公民的自由权利和做人尊严为前提;否则,我们所能得到的将是一条锻造得更为精致的锁链,我们将永远不可能以自由人的身份成为今日世界大家庭中受人尊敬的一员。

最后,我们在这里庄严地重申我们作为一个母亲群体的责任。作为群体中的一员,我们每个人的社会地位、生活境遇乃至政治和宗教信仰都不尽相同,但我们作为母亲,我们对自己的儿女、对所有孩子的爱,对和平、安宁的向往,对强权、暴行、杀戮的憎恶,对弱势群体及受害者的同情,却是相同的,因为这一切都出自一个母亲的天性。也许我们一无所有,也许我们做不了什么,但我们拥有一个母亲的爱。正是这种爱,使我们这些孤立的个体凝聚在一起并激励我们走上寻求正义之路;也正是这种爱,使我们获得了作为一个人的尊严与自信,并促使我们加入到世界上为争取自由、民主、人权而斗争的行列。

今天,我们将把这种爱视为一种责任,希望以此来呼唤人们的良知,来化解人与人之间的猜疑和仇恨,来改变至今仍遗留在我们头脑里的对生命及人的价值的漠视。我们相信,这种来自生命源头的爱是伟大的;她作为一种责任,将使我们变得更坚强、更智慧,也将使我们的世界变得更理智、更富有人性,从而更有效地制止暴行与杀戮。

我们这个苦难深重的民族,泪流得已经太多,仇恨已积蓄得太久,我们有责任以自己的努力来结束这不幸的历史。今天,尽管我们所处的环境仍然是那样的严峻,但我们没有理由悲观,更没有理由绝望,因为我们坚信正义、真实和爱的力量足以最终战胜强权,谎言和暴政。

 

天安门母亲运动六四受难者及受难亲属:

丁子霖 张先玲 周淑庄 李雪文 徐 珏 杜东旭 宋秀玲 于 清 郭丽英 蒋培坤 王范地 袁可志 段宏炳 尹 敏 赵廷杰 钱普泰

吴定富 孙承康 陈 梅 邝涤清 尤维洁 黄金平 贺田凤 孟淑英 袁淑敏 刘梅花 谢京花 周淑珍 马雪琴 邝瑞荣 张艳秋 张树森

杨大榕 刘秀臣 沈桂芳 谢京荣 孙 宁 王国先 张俊生 袁长禄 王文华 金贞玉 孟金秀 要福荣 孙秀芝 孟淑珍 田淑玲 寇玉生

王桂荣 谭汉凤 孙恒尧 周 燕 李桂英 徐宝艳 刘春林 狄孟奇 杨银山 管卫东 高 婕 索秀女 刘淑琴 王培靖 王双兰 张振霞

祝枝弟 姚瑞生 刘天媛 潘木治 黄定英 何瑞田 程淑珍 张耀祖 包玉田 轧伟林 郝义传 萧昌宜 任金宝 林景培 田维炎 杨志玉

齐国香 李显远 张彩凤 王玉芹 韩淑香 曹长仙 方 政 齐志勇 冯友祥 何兴才 刘仁安 李淑娟 熊 辉 韩国刚 石 峰 周治刚

庞梅清 黄 宁 王伯冬 张志强 赵金锁 孔维真 刘保东 陆玉宝 陆马生 齐志英 方桂珍 肖书兰 葛桂荣 郑秀村 王惠蓉

刑承礼(112人)

 

2001.5.27

(刊登于香港《明报》等报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