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呼吁与表达

2008-05-28

在六四事件19周年纪念日即将来临之际,天安门母亲在其刚刚开通的网站上公布了两份关于1989年六四镇压事件中遇难者的死亡地点、死亡医院,以及分布情况的示意图。但网站在开通两三个小时之后,就被中国政府封杀。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含青的采访报道

这两份示意图公布在528号北京时间早上8点开通的天安门母亲网站上。列入这两张图示中的死难者,是19年来天安门母亲们通过艰难的寻访和调查记录下来的。天安门母亲群体代表丁子霖女士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说:

我们公布这两张示意图,一张是遇难者地点,第二张是医院地图。这个图就是一张血路图:白底的图,黑色字样的地点,地名加上红颜色的死难者的名字,就是当年屠杀的路线图。包括我们所知道的死在广场上的有名有姓的人,有旗杆下的,有纪念堂旁边的,有纪念碑下面的,有革命博物馆门前的,有人民大会堂旁边的,有小平房顶上的。

丁女士说,这两份示意图强烈展示了中国政府如何设法掩盖镇压真相,将六四事件中死亡人数定为国家秘密:

当年的国防部长迟浩田不是说天安门广场没死一个人 ,只是几个方向出现一些推推搡搡。我们就让事实来说明,让他们看看到底死没死。

作为天安门母亲之一的张先玲女士对本台记者表示,1989年六四惨案发生后不久,她和丁子霖等天安门母亲就开始了对遇难者姓名和死亡地点等的寻访和调查:

92年到94年寻访的人比较多,以后逐步找起来就比较难一点了。

张先玲女士说,他们这次在网站上公布的遇难者总数为188人,其中学生71人,但这只是冰山一角。绝不是死难者的全部:

经过这次四川大地震,我看到他们也表现出了对生命的尊重。但是,这还不够,我们还应该推着它往前走。你们能够为在大地震里的遇难者表示哀悼,那么对19年前被屠杀的无辜贫民应该怎么办呢?

丁子霖女士说,在网站首次公布这两张示意图有几个方面的意义。一是让没有经历过六四的人了解这段历史;其次是唤醒经历过六四而已经淡忘的人们埋在记忆深处的活的见证;三是以这一特别的方式纪念六四19周年,呼唤人们的记忆和良知,也包括对中国政府当权者良知的呼唤。丁女士说:

被封锁是预料之中的,说实话,今天能够让开通两三个小时,这倒使我感到有点意外。要封8点就可以封了,所以我说门还是开了一点缝。如果真是有心有意的,在这个网络时代自然会想到各种各样冲破封锁的办法来浏览我们的网站。

据丁女士说,天安门母亲网站在开通了两三个小时之后就遭到了中国政府的封杀,对此,他们是有思想准备的:

中国当局在奥运之前几个月对外界和西方媒体承诺,不会对媒体和互联网加以控制。这完全是跟他们的许诺的一个冲突。

在美国的国际人权组织《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对网站被封杀表示关注,她说:

我们的要求很简单,就是要对话,就是要给我们一个时间表,香港直选都给出了2012的时间表。给我们一个时间表,是等到六四30周年?还是25周年?还是奥运会结束以后?现在忙不过来,还是永远不对话?总要给我们一个答复。当然我们不是要求一个早晨就解决问题,但是要开始对话。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含青的报道。

天安门母亲网公布六四罹难者死亡地点分布图示(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