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呼吁与表达

六四受难者对话团致函国家和政府领导人

要求就六四惨案进行真诚、平等的对话(1999年)

 

 

江泽民主席

朱镕基总理

田纪云副委员长

李瑞环政协主席:

今年是六四惨案十周年。我们作为这场惨案的死难者亲属和致伤、致残的幸存者,也已在痛苦的煎熬中度过了十个年头。在以往的几年里,我们曾多次致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吁请人大常委会和政府当局改变漠视民意、对人民呼声置若罔闻的态度,就六四事件及受难亲属问题与受难群体进行直接的、有诚意的对话。然而,我们至今没有得到人大和政府方面的任何答复。

十年前的六四大屠杀,给国家、民族造成了严重的伤害,数以千计的家庭失去了亲人,数以万计的民众致伤、致残。这是中国百年来和平时期发生的最残忍的暴行,也是20世纪和平时期在世界范围内发生的最惨绝人寰的杀戮之一。这场大屠杀现已成为历史,但它留给一个时代的噩梦般的恐惧,仍然沉重地压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身上。

十年来,海内外正义之士和各界民众,包括我们受难群体在内,一再要求重新评价六四,要求推翻强加于89天安门运动的一切不实之词,还这场伟大民主运动以本来面目;呼吁今天的国家和政府领导人以此为契机,清算历史,改弦更张,重新启动政治改革,保障公民权利,实行民主宪政。

为求得政府方面的诚意回应,我们作为受难群体,保持了极大的克制,始终以国家稳定的大局为重,以亿万民众的福祉为念,坚持主张通过民主、法制的轨道,以协商、对话的方式求得六四问题的公正解决;坚持在政府对六四事件作出妥善处理之前,通过自己的努力,互助互慰,医治创伤;并以非政治性的民间方式,争取海内外人道援助,在可能范围内使老有所养,幼有所教,伤残病弱者有所抚恤。

但是,十年过去了,政府当局在解决六四事件的问题上,非但没有表现出丝毫诚意,反而一再宣称:已经作出的结论不能改变。政府的这种立场绝不代表民意,我们断然不能接受。我们期待今天的国家和政府领导人改变态度,果断地放弃当年邓小平、李鹏等人对89民运和六四事件的定性,面对历史的罪恶,勇敢地承担起后果与责任。

今年是本世纪最后一年。百年来中国人民遭受了无尽的磨难,在一代又一代的人们身上留下了深重的创伤,我们这个民族再也不能背负着这种苦难和创伤进入新的世纪。在这继往开来的时刻,我们强烈呼吁政府当局,不要把六四问题的解决拖延到下一个世纪。

为此,我们愿意以六四受难者对话团的名义,吁请国家主席江泽民先生、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先生、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田纪云先生、政协主席李瑞环先生,就下列有关六四事件的各项事宜进行真诚、平等的对话:

(一)由社会各界有代表性的人士组成专门的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对整个六四事件进行独立、公正的调查,并向全国人民公布调查结果,包括公布此次事件中的死者名单和人数;

(二)责成政府有关部门按法定程序就每一位死者对其亲属作出个案交代;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并通过专项的六四事件受难者赔偿法案,依法给予六四受难者及受难亲属相应的赔偿;

(三)责成有关检察机关对六四惨案立案侦查,按法定程序追究事件责任者的法律责任。

值此六四惨案十周年纪念日即将来临之际,我们以良好的愿望,期待着诸位国家领导人的诚意回应,并就我们的对话要求作出具体安排。同时,我们呼吁社会各界关注受难群体的命运,促成六四问题的公正解决。

 

六四受难者对话团成员(20人):

丁子霖 张先玲 李雪文 周淑庄 徐 珏 邝涤清 杨大榕

苏冰娴 张树森 尹 敏 尤维洁 黄金平 方 政 冯友祥

孙承康 杜东旭 郭丽英 张艳秋 吴定富 齐志勇

联系人:丁子霖(地址:100872 北京市中国人民大学静园一楼四十三号;电话:62512951

一九九九年二月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