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呼吁与表达

给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的公开信(1994年)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自今年3月上旬以来,我们的住宅接连6次受到便衣人员的监视和骚扰;我们的人身自由遭到限制和剥夺;我们的私人电话受到监控并一度被切断;我们多次遭到便衣人员的辱骂和威胁。

  我们是人,不是圈养在动物园里的动物!

  在我们儿子的生日和忌日即将来临之际,我们强烈要求政府有关部门把我们住宅周围的便衣和监视车辆撤走,恢复我们的人身自由。

  在一个文明社会里,说话做事要光明磊落。如果我们触犯了法律,可以诉诸公开的司法程序,没有必要采取监视、骚扰、威胁等卑劣手段。

  我们作为共和国的公民履行宪法赋予的权利完全是公开的。

  我们反对和谴责89六四政府对和平居民的血腥屠杀,为在那场屠杀中被无辜杀害的我们的儿子以及所有被无辜剥夺了生存权利的男女作名誉辩护。这是履行一个公民的合法权利。政府首脑和官员们天天都在代表人民说话,为什么人民自己不能说话!  

  我们以一己之绵薄,寻访六四受害者及其亲属,旨在互助互慰,呼吁人道救助。对于这个受害群体的痛苦和困难,政府不管,难道也不让我们同命运者自己管!对于来自任何方面的援助,包括来自境外的援助,我们多次声明,这种援助纯属人道性质,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难道为六四受难亲属接受并转达此项援助就成了汉奸、卖国!

  自今年年初以来,我们目睹一批又一批人士因思想、言论而遭到当局的逮捕、拘押和传询。我们忧虑于社会矛盾的激化,呼吁政府采取主动,切实改善人权状况。在人民共和国的国土上,难道不能允许一个公民就国家生活中存在的问题发表自己的意见和见解,甚至连呼吁改善人权的言论也要被剥夺!

  究竟是谁蔑视宪法和法律?

  自本月20日开始,我们受到第六次监视,到今天已经10天了。

  6月2日是我们儿子的生日,6月3日是我们儿子的忌日。只要还有一点点人性,只要还知道什么是人道,谁都会明白这样的日子对我们意味着什么。

  亲子之爱人皆有之,恻隐之心人皆有之。今年是我们儿子罹难五周年。他的骨灰和灵堂就安放在家里。难道不能有一块净土让他的亡灵得到安息!难道不能让他的父母有片刻的平静在自己的家里为他作五周年的祭奠!

我们已忍无可忍。

  我们重申: 立即停止对我们住宅的监视和骚扰 ,立即恢复我们的行动自由。否则,我们将从6月2日儿子出生的时刻开始至6月4日,在自己的家里进行绝食抗议,以慰亡儿于九泉。

 

                中国人民大学  丁子霖 蒋培坤

                       1994年5月29日

 

附带的话:

  六四五年过去了,但对于那些和我们有着同样命运的父母、妻子及失去亲人的儿女来说,时间并没有弥合他们的伤口。在这五年时间里,他们所承受的痛苦是难以用语言表达的。他们不仅不能公开谈论自己遭受的苦难,而且不能公开表示对死者的哀悼。这是我们中国人的悲哀,也是整个人类的悲哀。    在纪念六四五周年的日子里,我们不能为死者做什么,谨以我们无力的抗议告慰所有在五年前遇难的同胞们。

  在过去的五年里,旅居国外的留学生、海外华人、外国朋友曾给予我们六四受害者群体以真诚的抚慰与帮助,借此机会,向他们表示衷心的感谢。